新闻中心

揭秘“职业捉奸人” “调查员”背后付出的艰辛超乎想象

作者:侦探调查 时间:2022-11-08 11:06

 蹲守,跟踪,偷拍……8年来,调查千人捉奸数百次,见证了无数个家庭分崩离析。尽管目前尚未取得合法身份,仍然难以阻挡客户源源不断的需求。这些在地下隐秘活动的“捉奸人”,上海侦探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夹缝之间,帮助婚姻中遭受背叛的一方,在这场围城内的战役里扳回一局。当然,他们的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,每接一个捉奸的任务,起步价在4万左右。

 

 

 

他们深知自己所处的位置,所以小心谨慎,在实现委托人利益的同时,保全自己。

 

“碰面是大忌”

 

周六上午,地铁站里显得有些空旷,偶尔有一两个人走下站台。阿风(化名)已经在闸机旁站了半个多小时,却迟迟没有刷卡出站,他在确定“目标”人员的位置。几小时前,他得到消息,“目标”人员可能会在附近出现。

 

紧盯了一会儿手机屏幕后,他突然转身,快步走向站台,赶在关门铃结束前,跳进了车厢。“好像要换地方了啊。难道是去单位加班?”他笑了笑。因为“目标”突然改变行程,他不得不立刻跟过去。

 

“心情很复杂,每捉到一对,就意味着又一个家庭要散了。”阿风对前街一号记者说道。在他们看来,职业捉奸人这个称呼,显得有些夸张,他们更愿意把自己的工作概括为“调查取证”。

 

中午12点,“目标”人员从单位出来,副驾驶上坐着的,正是可能与其有特殊关系的怀疑对象。向记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阿风掏出DV,站在树后开始拍摄“目标”车辆。驶出大门后,一转弯,车辆已经消失在拐角处。

 

阿风并不着急,他再次从兜里拿出手机,低头仔细看着屏幕。上海市私家侦探通过这部连接“后台”的手机,他可以获取“目标”人员的位置。只要“目标”一动,他就能立刻得知。

 

半小时后,“目标”人员开车驶进了工作单位附近的一个小区。跟着进了小区后,阿风开始仔细查看小区里停放的车辆。可是,已经在小区里来来回回转了三四圈,看遍了所有的停车位,阿风仍然没有找到对方的车。

 

信息显示,“目标”本人就在距离阿风不过100米左右的位置。“看来应该是在那里面。”阿风指着面前不远处的一堵院墙,小院子内有几排整齐的小房间,看起来像是单位宿舍,但大门紧闭,外人无法进入。

 

思考片刻,阿风回到小区门外继续等待。因为这一单刚开始接不久,距离最后的捉还有段时间,他并不急于跟得太近,免得引起怀疑。“这种时候不能跟得太近,如果不小心和他撞了正面,就犯了大忌。”

 

下午1点,“目标”人员重新回到单位。1小时后,车辆再次驶出单位大门,但这次副驾驶并没有人。如果换做平时,团队会派专门的车来跟,但今天车暂时来不了,阿风只能坐地铁直奔对方的目的地。

 

这次,阿风很快就在路口找到了那辆车。他选了一个方便观察的位置,开始了新一轮的蹲守。下午四点半,阿风终于又一次捕捉到了那个身影,立即拿出DV开始拍,但没过多久,他便收起机器,说“看来今天可以早收工了。”

 

一起走到车旁的,还有“目标”人物的妻子和女儿。接下来三人应该会一起回家,他今天也就不需要再跟,但还得随时盯着,以免被调查者到家后再有其他活动。

 

“像猎人一样”

 

即使已经确定眼前的地点就是两人约会见面的地方,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调查员们总会等到亲眼看到两个人一起进入房间时,才会向队长汇报。等待的时间或长或短,顺利的话,一个星期就能够完成调查,如果不顺利,拖上一个多月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

调查员的工作,看似时间灵活自由,但背后常常要付出很多艰辛。一旦接单后,调查员的生活作息就要完全跟着被调查者的规律来。“等、跟、拍、捉。”阿风这样概括自己的工作内容。等待是工作的常态。在阿风看来,这项工作,70%的时间用来等,20%的时间用来跟,剩下的10%,才是真正用于捉奸的时间。调查员们早已习惯了这种漫长的等待,“就像猎人一样,要有足够的耐心,才能等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刻。”

 

曾经有一次,一位丈夫在被捉奸过一次后,过了几个月竟然又跟小三在一起,但第二次,被调查者显然已经有了一些经验。两人为了开房,绕了大半个城市,仍然没有甩掉阿风,最后两人选定了一个偏僻的宾馆,但仅仅用了半小时,两人就退房离开。当时阿风已经在两人的隔壁开了一间房,上海市侦探公司准备连夜监控,没想到两人竟然如此迅速就离开,但两人的画面还是被阿风捕捉到了。

 

晚上9点,阿风来到另一处小区,看看自己的另一位工作伙伴。他的这位同事从早上7点开始就在小区楼下蹲守,但他的“目标”自从早上进了屋子以后,直到天黑都没有再出来。两人互相交流了今天的工作进展,今天两人都可以提前收工。在旁边的餐馆吃过晚饭后,两人在夜幕中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

“你抓到我一次,还能抓到我第二次吗”

 

有5年从业经历的阿风,已经算是团队里经验丰富的“老手”。相比之下,团队负责人翁语(化名)更加资深。2008年前后,在律师朋友的介绍下,翁语开始接手类似的单子,后来成立了“赤色女子调查团队”,专门接待女性客户。

 

一开始,翁语自己也曾被“丈夫们”的所作所为震撼过。“那时候也会觉得,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渣啊。”后来见得多了,她已经不再觉得惊讶,因为觉得什么样的人都有,转而认为“这种人渣就得好好收拾才行。”

 

“你不知道他们有多过分。”翁语说。遭遇妻子质问的丈夫们,通常不会承认自己出轨。更有甚者,还会挑衅式地跟妻子说:“你有证据吗?”还有的丈夫,出轨后还会直接起诉离婚,被动的妻子只能选择应诉,但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丈夫有过错。

 

有丈夫为了顺利离婚,在向法庭提交的诉状里面列举了一大堆妻子的缺点,将这些作为离婚的理由,却绝口不提自己有外遇的事。“甚至连孩子考不上大学都能作为离婚理由列在里面,很可笑吧。”翁语说,如果不是被丈夫逼到一定程度,委托人也不会来找他们。

 



联系我们

实力雄厚、手续完善、设备先进、在守法的前提下具有高效率的调查公司

公司:李军商务调查公司

电话:13260006666

地址:全国各地都有办公地址